当前位置:首页>人在旅途>日本>

日本六日经典游

自从半年前听两个朋友说日本并不是贵得那么离谱,我就开始蠢蠢欲动。即使发现日本并不向在大陆的中国人颁发个人旅游签证,我也义无反顾地开始寻找合适的旅行社。在行前的一个月开始狂看日剧,复习十二年前自学的日语。直到临行前一个星期才惊觉我看的都是日……

专题: 日本女星人气榜2017 中国会下雪的旅游城市 中国十佳冰雪旅游城市 日本旅游攻略购物指南 

自从半年前听两个朋友说日本并不是贵得那么离谱,我就开始蠢蠢欲动。即使发现日本并不向在大陆的中国人颁发个人旅游签证,我也义无反顾地开始寻找合适的旅行社。在行前的一个月开始狂看日剧,复习十二年前自学的日语。直到临行前一个星期才惊觉我看的都是日本古装剧,满嘴的"之乎者也"。于是,赶紧又补看了两集现代剧。虽然行前的一个星期都在出差,疲惫不堪,我在日本的前两天竟然精神好得深夜都不犯困。可见我有多么兴奋。

最后我选的是Ctrip的六日深度游,包括奈良、大阪、京都、箱根和东京。妙处在于大阪和东京各有一天自由行我可以自行安排。这样我即享受到了价格低廉的机票和酒店,又拥有自由行的快乐。

美食

吃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先讲吃。

此行大部分饮食都是Ctrip安排的。凭心而论,他们安排的性价比还是不错的,在日本物价如此之高的地方,以那样的预算安排这样的餐馆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第一晚是在大阪的心斋桥吃的寿司自助餐,无限量。女顾客的价格是1260日元,男顾客是1575日元。导游说吃十盘够本,我们就尽力吃了十盘。虽然品种不是很丰富,但是味道还不错。其实心斋桥旁边就是大阪著名的美食街,特色是章鱼小丸子、帝王蟹和河豚。因为已经吃饱了,我就只尝了章鱼小丸子,可惜了后来再没见到帝王蟹和河豚。

第二天是我们八个游客自发一起去京都自由行。午饭是在京都金阁寺旁吃的天妇罗荞麦面,好象是650日元。那老板娘一副爱吃不吃的样子,一点儿也没有传说中日本人殷勤的服务态度。后来导游告诉我们京都人的优越感特别强,只要不是京都人,对谁都是一副你怎么到了我们的地盘的架势。当晚其它六个自由行的游客不想和我们分开吃,所以就随大流去了一家什么都有的叫"食人"的大阪餐馆,上到二楼先脱鞋,因为地方太小,还要把鞋子放到格子里锁好。我们八个人按家庭组合各点各的,由我担任翻译重任。服务员是年轻漂亮妹妹和帅哥,态度也很好,可就是不讲英语。好容易,菜点完了,Sarah同学点了梅酒,帅哥又给了我三种选择,我实在是听不懂也猜不出他说什么。正在我一头热汗的时候,旁边一桌中国留学生看不下去伸出援手,我们才弄明白他是问梅酒要加冰的,还是纯的,还是热的之类。

第三天是Ctrip安排去京都。中午,我们在知恩院旁边的小巷子里的一家餐馆吃相朴锅和汤豆腐。因为这家餐馆和相朴手关系特别好,所以墙上挂着许多著名相朴手的蘸墨手印。汤豆腐其实就是日本嫩豆腐,滑而细腻,非常好吃。相朴锅其实也就是日本涮涮锅,只是除了肉所有的材料会先放到锅里煮。肉切得薄而透明,非常大的一片,味道非常鲜美。最后菜全吃完了,再倒荞麦面进去煮。因为是夏天吃相朴锅,所以老板娘还特别赠送了每人一把扇子,想得很周到。

当晚我们是去浜名湖的温泉酒店,所以安排了穿日式浴衣吃座席。座席就是每种日本菜来一点,一共十三道菜吧,然后穿和服跪在榻榻米上吃。虽然每样只有一点,也把我们吃撑了。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吃情调。

第四天中午ctrip安排在芦之湖吃规模小一半的座席,而且可以坐在椅子上吃。桌子上有两种Furikake可以选,也就是洒在饭上的佐料。我们几个人立刻对Furikake兴趣大增,饭后跑去礼品店买了几包。晚上到东京。Ctrip安排的是台场shoppingmall里的寿喜锅,其实也类似于相朴锅。不同的是肉片比相朴锅的厚,然后是蘸打散的生鸡蛋吃,口感非常好。服务员有穿和服的颇有气质的中年妇女,也有中国留学生。

下午在大涌谷温泉导游给我们买了用温泉水煮出来的黑鸡蛋。据说,吃一个可以长七年的寿命。我吃了两个。现在一直在想怎么打发这多出来的十四年!

最精彩的美食要数第五天的东京自由行了,因为真正随我们意安排的也就是这一天了。一大早八点Sarah和我就直奔筑地鱼市。全东京最新鲜最便宜的海鲜就是在那里了。筑地面积最大的是海鲜批发市场,边上有一些小面积的蔬菜、水果、杂货的批发铺子,餐馆也在其中占了两个block。远远地就看见两个餐馆前排了长长的队伍,走近一看果然是旅游书里介绍的大和寿司店和寿司大,受欢迎程度名不虚传。可是我们转念一想,寿司一多半是饭,几个下来就饱了,不合算,还是再看看别家吧。

最后我们选中了另一家门前排长龙的小餐馆,只能容纳十个人同时进餐。十个座位一字排开,进去的时候得横着走。在排队的功夫我们开始研究门口贴着的图片来选菜。这一看可不要紧,居然发现了有史以来最不友好的菜单!只见上面写着:No camera, no baby, no credit card, no receipt, no take-out; my house is no salmon; one order one guest. 就差下逐客令了。可是价钱便宜啊,大家还是要来。我点的拼盘有四块厚厚的O-Toro(鲔鱼腩),一大坨海胆和一大坨鱼仔酱,都是最极品的海鲜,才1700日元!因为极其新鲜,味道好极了。这下明白为什么游客都喜欢来这个大概是东京最脏的地方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正在涩谷的西武百货逛街。精疲力竭的我们直接去八楼restaurant street找餐馆。因为连日来都在吃鱼,我们选了牛兵卫烤肉店。3500日元就可以点一个两人份的烤肉拼盘,有大块的牛肉、猪肉和鸡肉外带蔬菜。实在想不到在这么高级的餐馆里还能找到这样的Deal!我们一边吃着美味的烤肉一边感慨上海的物价有直逼东京之势。

第六天Ctrip安排了秋叶原和银座,所以午餐也选在银座边上的烤肉自助餐。这是我在日本见过的最大的餐厅了,设在地下一层,大概能同时容纳一百多个人就餐。品种有六七种肉可以选,还有鱿鱼、蔬菜等,连在日本极贵的荔枝也有。生啤有四个牌子,也是无限量供应。大概因为性价比太好,生意好得出奇,拿肉要排队,服务员也顾不过来,谈不上有什么服务。虽然味道比不上牛兵卫,但是应该很对得起价格了。不禁暗想如果前一天是吃河豚或者帝王蟹该多好啊。

当晚我们乘坐东航的航班回到上海,飞机上供应的居然是鳗鱼饭加寿司和虾。大概是这么多年来我在飞机上吃过的最美味的饭了。

第一天大阪

第一天其实非常不顺利。原定早上9:30起飞的航班一直等到中午12:30才起飞。机场的答复是因为这场100年未见的大雨,乘务组被堵在路上了。许多乘客对这种说法表示不满。既然来自上海四面八方的乘客能够准时到达机场,为什么乘务员却不可以?就这样我们在日本的时间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在出发以前就被减少了三个小时。到达大阪市中心已经下午四点左右了,因为时间有限我们直接去了大阪城,把原定的奈良放在了第三天。

从机场到大阪城的路上我首先注意到的是日本的工厂异常干净。无论是筒仓、管道还是烟囱等会漆成白色、黄色或是红白相间的颜色,即使是这样也看不到灰黑色的污渍。即便是高速公路上驶过的卡车的轮子也能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实在是不知道日本人平时花了多少的精力来做到这一点。

因为最近已经看了十本《德川家康》小说,我对丰臣秀吉建造的大阪城已经耳熟能详。原本想登上天守阁遥想当年的情景,结果发现大阪城内部已经被改装成了介绍丰臣秀吉的博物馆,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格局了,不禁大为失望。更遗憾的是除了巨石彻成的樱花门是当年的原物外,原来的大阪城已经两度毁于战火和天火,现在所见到的的仅仅是1931年重建的天守阁部分,规模已经远不能和当年相比。

从大阪城出来,导游就把我们领到了大阪美食街-道顿崛。在穿过了道乐螃蟹店、河豚店、飘香的章鱼小丸子铺以后,我们钻进了旁边心斋桥里的一家寿司自助餐厅。奋战完十盘以后我们开始抓紧时间逛心斋桥。心斋桥全长三公里,第一家就是有两层楼面的药妆店。不仅有正在打七折的资生堂、嘉娜宝等品牌,也有正风行的豆乳面膜以及无数我们搞不太清楚究竟干嘛用的东西。资生堂等物品,象丝蓓绮洗发水核算下来价钱只有上海的一半。真可惜皮肤保养品是有保质期的,我强压住钱包没有买很多东西。我们的领队在两个月里已经来了十次日本了,可她照样进行了大采购,光豆乳面膜就买了六瓶之多,都是给别人带的。网上攻略早就说过大阪的药妆店比东京的便宜,所以我们计划要买的东西尽量都在大阪买了。别人托带的FANCL和三宅一生的香水导游说要等到东京银座才能有机会买。

不久老天开始下雨了,药妆店拿出了300日元一把的透明雨伞,就是日剧里经常可以看到的那种。我想着这伞太长,等到了东京再买,谁想就再没见有卖过。反正心斋桥除了药妆店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大概是因为天气不好又没有太多时间逛吧。

第二天 京都

这天按携程的安排是大阪环球影城。虽说早就计划不去,但是还一直没空做功课,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这一天。

刚巧出海关时,排在我后面的臧姓团友有个曾在日本生活多年的姐姐,她已经做了非常详尽的计划,打算在这一天去京都,并邀请我们一起去。我从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小姑娘十分面善,有亲切感,于是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邀请。另有杨姓一家四口的妈妈听到我们要去京都也自告奋勇地要加入。于是加上我、Sarah和"臧导"老公,我们一行八个人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日本的出租车极贵,臧导的功课早做好了,从我们住的Hyatt Hotel到大阪中央车站有免费Shuttle Bus,时刻表她也打印好了,一大早就提醒我们去Checkin的地方领车票。等到我们上车时才发现果然已经满座了。从大阪车站出发坐JR火车半个多小时就到京都了。臧导已经计算好了车费,嘱咐我们每人买了一张500Yen的京都公共一日通Pass。

第一站是京都二条城。它是德川幕府在京都的行宫,见证过日本重要的历史时刻。不过我们要去的更重要的理由是二条城是日本古装剧《大奥》的拍摄地!没成想,我们还没走到门口,迎面走来的两个外国游客向我们挥手大喊:"Closed.Closed."原来二条城在这个季节每周二闭馆。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坏运气,应该昨晚再翻一下Lonely Planet才对。

冒着细雨,我们继续赶往金阁寺,也就是当年足利义满将军考问一休哥的地方。外墙贴满金箔的金阁寺果然是金壁辉煌,毫无黄金常有的俗气。即便这天是阴雨天气,依然可以感受到它独有的气质。在金阁寺求个签,是好签的就系在绳子上,坏签就系在杉树上。(因为日语的"杉树"和"过去"同音)。

从高傲的京都荞麦面馆出来,我们按图索骥坐京福铁路来到了城西边的岚山。岚山是臧导安排的项目,我原本是想去花见小街看艺伎的,顺便看看丰臣秀吉正室的寺院高台寺,但是既然没做功课不知道路,我也就只好跟着去岚山了。

好在岚山是个内涵丰富的地方,我很快也把花见小街淡忘了。一出车站我们就站在了一条精致的小街上。经营京都名产"京果子"(点心的意思)和酱菜的小店一字排开。遇到可以试吃的我就尝尝,不能试吃的就看看,或者买一个便宜的,讨根牙签分成四份大家品尝一下。最终的结论是京果子不好吃,酱菜不错,最后在两个老太太的店买了两包酱菜。其中一位老太还能操作信用卡的POS机呢!

走到小街的一头是渡月桥,桥下河水的中央都已经形成小岛长满了青草。再过若干年大概要变成两条小溪了吧?河水的一边是山,到秋天的时候大概会满山红叶吧。河水的另一边就是人家了。沿着河停着几辆人力车在招揽生意,两个人坐半小时8000日元。坐的人还不少,看打扮和车夫用日语解说风景的样子,消费的人都是日本人,我们当然是坐不起的,用两条腿走吧。

从小街中间往里走没多远就是天龙寺,一个非常典型的日本寺庙:长长斜斜的屋顶、一览无余的榻榻米、精致的庭院,难怪日本人爱坐在廊下边欣赏庭院边想心事。从天龙寺后门出去就是一片遮天蔽日的竹林,一走进去就感觉到一阵阵凉意。穿过竹林是岚山小火车的车站。就在我们休息等车的时候,有四个穿和服的小姑娘坐着两辆人力车姗姗而来。总算稍稍弥补了一下没能去花见小街的遗憾。

从岚山的嵯峨野坐观光小火车可以欣赏沿路的风景。我想最美的应该是秋山红叶的时候吧,以后还得来看一次。总之,这一段并没有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从小火车站一出来迎面就是一片稻田,稻田后面是一片片低矮的京都郊区老房子。现在已近秋天,稻子已经抽穗,沉甸甸地下垂着。我心想,原来其贵无比的日本米就是在这样的地方种出来的呀。沿着稻田走了一段田园风光,我们找到了回市中心的车站,换车回到了大阪。

回去的车正好是下班高峰,我们半小时的路一直站着。旁边的日本人要么看小说,要么就是玩屏幕极大的手机,就是没有人打电话。日本的手机功能极多,所以基本上都是翻盖的,这样可以把屏幕做到最大吧?

一回到大阪车站我们就傻眼了。我们出来的出口和早上进去的地方长得完全不一样,看着Hotel给的地图也是一头雾水,到哪里去找回Hyatt的班车啊。Taxi从我们身边一辆一辆地过,十辆里有九辆是空的,更让我坚信日本的出租车是极贵的,是坚决不能坐的。这两天日本政府在闹丑闻,就是有一万多人次收受出租车司机现金或啤酒的贿赂。可见这车费多么贵呀。于是,我拿着地图开始问路。也许是我那句日语问路的话说了太多遍了,异常熟练,日本人也不当我是老外,说得非常快。我努力地寻找关键词"直走"、"右拐"、"信号灯",生怕听错了。保险起见一路问了三个人,终于七拐八拐地回到了早上下车的地方,我们这八个人终于赶上了末班车!

第三天 奈良、京都、箱根

为了补回第一天的损失,今天的行程比较赶。一大早我们先赴奈良东大寺。

对于我而言,东大寺的有名不是因为一千多年的历史,而是散养在寺里的鹿。在中国的鹿胆小如鼠,对游人避之不及。在日本东大寺鹿是要追着人要吃的。我们刚在停车场下来,就看见一只患了白内障的鹿在向几个日本工作人员讨吃的。一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只鹿的一只眼睛是白色的,还以为日本的品种就是这样的。

在通往东大寺的路上,鹿越来越多。真的走进东大寺倒也没有鹿了。这些鹿随处而卧,有一只老鹿还躺在寺门口,俨然一副主人的样子。路边有一个卖鹿饼的小车。平时倒没什么鹿围在小车旁边,但是一旦有游客买了鹿饼,鹿们仿佛就知道可以开始吃饭了,立刻围拢过来。导游说曾有游客认为150Yen就可以买这么多饼实在划算自己先吃了几口,结果引来鹿舔他的嘴。

从东大寺出来,我们直奔京都。首先参观的是西阵织和服馆。《大奥》里有一部分和服就是西阵织做的,所以我有很大的期待。没想到十五分钟的和服秀只是一些几乎是最平常的和服,让我大失所望。西阵织还提供穿和服拍照的服务。很正式的和服每穿一套10000Yen,要花八十分钟的时间才能穿完。导游说穿和服的过程,基本上就是裹粽子,裹一层绑一层,裹一层绑一层,让人透不过气来。《大奥》里经常看到日本女人穿着和服走路转弯的时候,会把衣服甩一下,那是因为衣服太重了,要用脚踢一下。这样看来,古时日本女人是长不高。不仅经常要跪着,站着的时候也要被衣服重重地压着。

在京都知恩院附近的相朴锅餐厅出来我们来到了东本愿寺。这个寺庙出售鸟食,引得一大群鸽子飞到人的手上啄食,显然比人民广场上的鸽子对人更信任。我不太清楚为什么携程安排东本愿寺,因为寺庙最主要的部分正在修缮,也就是说沿着庙的外面盖了一个仓库一样的建筑,整个地把寺庙包围起来了,我们什么也看不见。要等全部修缮完毕以后,才会把罩在外面的建筑拆掉。我们只能脱掉鞋子,到旁边一个"副庙"里转了下当是参观过了。我对神佛没有什么印象,倒是对榻榻米和外围的走廊比较感兴趣。木头铺的走廊非常干净,一尘不染,不用担心木刺或木板之间拼接不严会扎脚,大热天的走在上面非常舒服。

接着下午我们去了京都清水寺。清水寺之所有有名是因为用木榫结构搭成,未使用一根钉子。在进清水寺之前会看到两座漆成朱红色的小庙宇,在阳光的反射下分外耀眼。我忽然想到这该不就是日本人常说的"柿色"吧。清水寺本堂前方的一块悬空平台原本是作舞台用的,下面靠139根巨木撑着。"从清水舞台跳下"在日语里是形容彻底的决心。

我并没有什么决心要下,所以匆匆看完就走出清水寺,逛起了清水寺下的无数小店。令我惊叹的是这么多小店卖的东西居然没有一家是重样的:包袱布、扇子、酱菜、化妆镜、茶壶、餐盘、偶人、京都吸油面纸......个个做得精巧可人,价格合理,真是看得人眼花瞭乱。我不得不时时提醒自己,"这个你不需要。""那个你家里没地方放。"这才没有乱买东西。想想国内的众多旅游景点,连城市与城市之间的旅游纪念品都是大同小异,都不要说是店店之间了。真是令人感慨啊!

逛完了清水寺,我们坐车来到了箱根附近的温泉旅馆。路上,导游反复接待如何穿日式浴衣吃座席、如何尽量多吃饭防止泡温泉时晕倒、如何一定要洗完澡以后才能去泡温泉、如何一定要脱得光光地泡汤、如何不能在泡汤的时候拍照,等等等等。

我们所住的温泉宾馆是个已经很旧的老宾馆了,但是室内和室外的两个池子都维护得很干净。大部分人都呆在室外大树底下的一个石头彻成的小池子里,显得十分拥挤。温泉水一直保持着略高于体温的恒温,在冬天泡一定别有一番滋味。但是我不禁想到箱根的一些温泉旅馆每个房间都有自己的池子,那该多么舒适啊。

这个温泉旅馆还特别会做生意,一楼的商场摆着附近的温泉泥做的洗面奶、沐浴露等产品,与放置在温泉洗澡地方的物品一模一样。如果觉得用得好,就可以去商场购买。真是对自己的产品有底气呀。果然臧导和其它来过的游客都介绍说这里的洗浴产品是不错的。

第四天 箱根、东京一大早我们就离开温泉酒店前往箱根的芦之湖。一路上见到小巧的温泉旅馆无数,掩藏在树林中,环境安静。怪不得日本小说里情人们都喜欢周末约到箱根来。今天大部分时间都在下雨,时大时小。原本要去大涌谷火山口,因为雨太大也取消了。于是大家只是品尝了一下温泉水煮熟的黑鸡蛋,闻了闻空气中的硫黄味。接着就是坐芦之湖游览船。这湖嘛和千岛湖什么的也没有太大区别,因为下大雨也看不清周围的景色,印象一般。不过,这游览船真是超干净,象新的一样。

离开芦之湖,我们沿着高速公路,挨着富士山直奔东京而去。Again,因为下雨天气不好,我们只看见富士山的半山腰,一点感觉也没有。团中有位中年男士,当晚一个人跑去在雨中爬富士山。花七个小时爬上去,第二天再花四个小时走下来。别看他有个不小的将军肚,还真挺厉害的!

下午到达东京,导游先把我们送到了皇居,也就是以前的江户城,德川幕府的官邸。只可惜我们真正能看的也就是江户城附近经过修剪的松树和皇居门口的护城河,里面是不能进去的。离开这个免费但看不了什么东西的景点,我们来到了台场丰田汽车馆和台场维纳斯商城。这两个场馆是紧挨着的,一个是男人的最爱,一个是女人的最爱,真是珠联璧合。看看我和Sarah就知道了。我们试坐了一辆新款Lexus跑车以后就一头扎进了维纳斯商城,全然不顾丰田汽车馆其实有三层的。维纳斯商城里全是女人的东西,它的特点是把商场的天花板做成天空的样子,只要你走动,云朵还会跟着你飘。也许在虚幻的环境里,女人更容易掏钱吧。这和Las Vegas的商场应该是一个道理。

因为酒店就在台场,晚上我们就在台场逛。台场的位置相当于上海的三林塘,和东京本土隔了一片海域,由彩虹大桥与之连接。本是很荒凉的地方。自从1997年富士电视台把办公大楼办过来以后就越来越热闹,相当于几个徐家汇那么热闹:有酒店、大型商场、海洋公园、丰田汽车馆等等,甚至还有一座自由女神像,与美国的那座一样,只是小几号。由竹野内丰主演的日剧《网络情人》还提到过这座像的来历。甚至因为太繁华,听说日剧经常在这里取景。 第五天 东京一大早在筑地市场吃过海鲜以后,我们坐JR向北来到了上野站。目标是东京国立博物馆,但发现原来上野动物园、东京美术馆等都在这里,如果在这儿泡一天也可以。不过,我们时间有限,只参观了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号称是收藏了日本最好的宝物,但是让我印象深刻的只有日本武士刀,果然是年代久远,但锋利无比。尤其是中间展示馆的玻璃特别干净,粗看象没有玻璃一样,我差点就想伸手去摸一下了。最遗憾的是我们错过了十二点的江户城纪录片(就是今天的皇居),因为下一场是两点,我们只能舍弃不看了。下午开始我们的目标就是逛街了。先后去了原宿和表参道,发现它们分别相当于上海的七浦路和南京西路。因为这两个都不符合我们的购物兴趣,又去了附近的涩谷。涩谷最主要的百货商店是西武,就建在地铁站上面,地理位置绝佳,整整有三幢楼!女士用品一幢、男士用品一幢、LOFT一幢。不用说东西都极精美,但是价格通常都极贵无比,也就只有LOFT里面的东西性价比尚可。我在LOFT的药妆店里买到了去疤痕的油才1680Yen,欧莱雅的同类型产品要4500多Yen。后来发现这款产品居然是南非产的。

一天逛下来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到最后不得不一手扶着腰地走路,因为感觉腰部的骨头随时会滑脱出来。当时我就有两大感悟:1)要马上开始锻炼身体,刻不容缓;2)趁年轻还走得动的时候一定要多多游走四方,千万不要到老时守着银行存款只能看旅行杂志。 第六天 东京一觉醒来,体力基本恢复,看来我还不是太老呀。今天全是旅行社的安排。早上先去秋叶原,因为没有人有购物的打算,导游只留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秋叶原怕是有不少中国顾客,几乎每家店都配有讲中文的营业员,即使是日本营业员也会讲几句中文招徕生意。Sarah逛着逛着突然觉得单反机超便宜,不由食指大动。思来想去,毕竟没有做过homework,时间又不多,最终还是放弃了。然后我们终于来到了鼎鼎大名的银座。聪明的导游先让车子从银座的一头开到另一头,总共八个街区,逐一介绍各店特色,这才让我们下车自己逛。我们下车的地方有一家超市,门口摆着硕大的山形县出产的黄金桃,每个1000日元(约63人民币)。想想刚才导游介绍的10000日元一个的方形西瓜,这桃是便宜多了。被桃吓坏的我们立刻问导游银座有没有价廉物美的包包,免得浪费宝贵时间。可爱的美女导游指点迷津,我们立刻直奔Ginsa Life而去。刚巧这家Ginsa Life专卖店所有的真皮包包一律5000日元,无论原价是10000还是40000日元。一阵狂喜之后,我马上就开始犯愁起来,日本治安太好,大部分包根本没有安装拉链,这让生活在上海的人怎么办啊?最后只买了一个极职业化的皮包。刚巧付款时天也开始下起雨来,甜美的日本营业员给了我一个纸袋,还在外面倒着套了一个塑料袋,在手柄处还留了口,方便提包。日本人的服务周到我算是领教了。买完包我们才发现余下的时间根本不够逛的,有些后悔前一天没有先来逛。光老牌百货商店就有松屋、松坂屋和三越,还不用说FANCL就有十层的一整幢楼,还有其它各色商店。不过好在这15万日元一个的包包的价格水平我们也承受不起,权当迅速地window shopping一下吧。吃完烤肉自助以后我们就去机场了。临进关前导游给我们每人一张优惠券,买满10000Yen送500Yen。大家在小小的免税店里争先恐后地花完了身边最后的零钱,这才算完成了六天的日本之旅。(要提醒的是只有机场的化妆品是免税的,除此以外,任何日本商店不提供免税化妆品)

后记京都和奈良是日本的古都,到处都是老房子,矮矮的墙、低低的门,好象来到了小人国。东京和大阪就和其它亚洲现代城市没有太大的区别了,到处是高楼大厦和满眼的广告。如果要看古老的日本,东京是可以直接省略了。日本人对生活便利的要求是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次享受到了其中的便利。在京都我被“大根(白萝卜)”酱菜迷住了,但是苦于购买以后需要冷藏,几乎要放弃了。没成想,我们的大巴上居然有冰箱,这才了了我的心愿。有时候日本人也舍得麻烦自己。我们在日本几乎没有在公共场合看到任何垃圾筒。导游说因为人工贵,日本雇不起人专门收拾垃圾筒,所以索性就不放垃圾筒了。日本人都会把垃圾随身带回家,听说还有自带迷你烟灰缸的。所以以往的奥运会上评价日本人坐过的看台一片垃圾也没有就可以理解了。早就听闻日本的马桶是可以喷水洗屁股的,原来还以为是高级场所的奢侈品,到那一看几乎到处都是。在东京国立博物馆还看到了带烘干的马桶,真是洁癖到了极点。曾经在一高速公路的休息站把洗手间当成了剧院的衣帽间。想想我们那些高速公路的休息站的洗手间有多脏啊!

本文关键字: 日本    经典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