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人在旅途>高科技>

高科技资本密集型产业机会来临

作为中国传统经济发展比较优势,劳动力优势正逐渐丧失,随之而来的是,过去依靠劳动力优势发展起来的附加值低、技术含量低、劳动密集型的产业,正在遭遇困境,丧失竞争力。而在宏观经济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的同时,中国资本积累已得到大幅提高。未来10年,处于……

专题: 捕鱼儿海是贝加尔湖吗 长岛旅游门票价格 长岛景区门票价格 马尔代夫蜜月 

作为中国传统经济发展比较优势,劳动力优势正逐渐丧失,随之而来的是,过去依靠劳动力优势发展起来的附加值低、技术含量低、劳动密集型的产业,正在遭遇困境,丧失竞争力。

而在宏观经济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的同时,中国资本积累已得到大幅提高。未来10年,处于劳动力和资本量过渡期的中国经济新比较优势,将引导相关产业呈爆发式增长。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尚存的优势来创造新的红利。”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张茉楠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现在中国的传统产业处于一个新的缓冲期和转型期,处于新旧交替的“换挡期”,世界上很多国家同样如此,包括美国过去曾经依靠的IT和金融产业,现在也要谋求转型,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发展新的产业,实现经济的下一个较大增长。

介于资本和劳动力优势之间

最近几年,很多地方工资大幅上涨,在独生子女越来越多的社会里,劳动力数量也在不断下降。

张茉楠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能够取得较快发展,不仅利用了自身的劳动力相对比较优势,而且得益于经济全球化,而现在中国这种廉价劳动力优势在渐渐丧失,中国与人力资源相关的一些领域,都会发生重大调整,特别是在劳动分工、产业结构、就业结构方面。

尽管如此,中国劳动力优势尚未完全丧失。长江三角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郑江淮教授告诉本报,现在劳动力成本在上升,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中国的劳动力优势还在,因为中国的绝对工资和欧美差距依然很大,美国的劳动力成本约为每小时40美元,而中国还只有每小时3美元。

他认为,计划生育政策以及人口老龄化使得国内的劳动力数量相对下降,但劳动人口所占比例依然较大,接受教育的程度也比过去高,“所以综合来看,中国劳动力数量依旧较大,绝对劳动成本相对较低,人口素质较高,依旧有劳动力优势。”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跨国公司研究中心副主任何曼青告诉本报,中国一个重要的比较优势是,中国的人口素质相对于东南亚国家在不断提高,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所占比例在提高,收入的增加使得民众购买力增强。

在劳动力优势逐渐丧失的同时,中国的资本优势开始逐渐形成。何曼青表示,中国的外汇储备位居全球第一,企业的购买力较强,能够直接并购一些国外企业。金融危机发生之后,拥有现金优势的中国企业,在资源、汽车等领域,“走出去”投资或并购了许多资源储量大或技术含量高的企业。

比较优势是经济学中最古老的概念。在亚当·斯密1776年出版的《国富论》中,这个概念已经在很多地方利用。但对之加以提炼并明确提出的则是李嘉图,这个理论提出来后得到不断发展。

现在经济学中的比较优势是从各个国家的经济要素的比重结构来分析的,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各地拥有的资本量;二是各地拥有的劳动力;三是各地的自然资源。

从几位经济学家、专家的观点中可以看出,中国目前的比较优势介乎于资本量和劳动力之间,处于一个拐点时期。国内资本得到一定的积累,目前在国际上拥有一定的优势,但还不是绝对优势,劳动力优势虽然逐渐丧失,但尚未完全丧失,与此同时,除了少部分资源如稀土,其他大部分资源都处于短缺状态。

如何发挥新比较优势

按照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的观点,如果一个地方劳动力相对多,资本相对少,则应发展劳动力相对密集的产业,生产劳动力相对密集的产品,用劳动力相对密集的技术。反过来,如果资本相对丰富,劳动力相对少,就应该发展资本密集产业,生产资本比较密集的产品,用资本比较密集的技术。自然资源也是同样的道理。

在当前新比较优势情况下,中国该如何发挥新比较优势?

郑江淮认为,廉价劳动力优势给制造业带来的利润空间已经不大,中国下一阶段应利用现有的制造业基础,特别是新兴产业,如消费电子等进行技术创新,参与国际竞争。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富垣告诉本报,现在沿海一些企业出现用工荒,是产业结构出现问题的反映,需要调整产业结构,向深加工、高附加值方向发展,而不是抱怨劳动力短缺,“他们应该从这些产业退出了,因为已经失去比较优势。”

张茉楠认为,代表这种转型方向的是海洋产业和航空航天产业,以及新型制造业如新能源产业等,“未来一定是这样的产业引领我们的方向”,因为这种产业是现代战略性的新兴产业,属于技术高端资本密集的产业,它所带来的产业链很长,辐射的范围很广,能够推动中国制造,能够实现产业的突破,是下一个经济增长的周期。

她同时认为,中国还要发挥资本优势,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很高,购买力很强。国有企业和小企业都需要转型,国有企业不差资本,但要参与国际竞争不仅仅是输出资本,需要向建立品牌方向努力,在国外投资时不仅仅是输出资本,还要输出企业家的创造精神,企业中的文化魅力,与当地融洽相处,让世界认同中国的企业。

对于中小企业如何发挥比较优势,她认为,中小企业要发挥创新能力,发展壮大一批类似于美国、日本那种有国际知名度的民营企业,将自己做专做强。

在她看来,目前出现的温州老板跑路、企业倒闭现象,信贷只是表面原因,事实上揭示了过去那种依靠低成本廉价劳力的时代已经过去,很多企业跟着利润走,投资房地产等,导致产业空心化。这时,需要市场淘汰一批不及时转型的民营企业,这种产业调整的阵痛是不可避免的。

“政府在产业政策和资金上,要支持那些有技术有活力的企业,从而实现技术的产业化,活跃整个宏观经济。”张茉楠说,要利用好现有的比较优势,需要企业和政府的同步推进。 

“商业以个人论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更讲究团队合作,所以花样年商业更强调跟每个企业合作,最大限度地体现资源、人才及平台的价值。”

答:0-3岁的孩子现在该买重疾险和意外,先做好保障再理财。孩子现在费率便宜,现在给孩子买是更划算的。福临门也是像智慧星之类的教育金产品,也就是理财的。收益相对其他产品高。

你应该已经注意到了问题的所在:这些全部是基于个人对时间的主观体验,而这种主观性从来都是很难测算的。尽管人们都说年龄越大感觉时间过得越快,但将这种感觉直观表现出来的难度是超乎想象的。如果要求人们回忆过去的生活,他们会一致表示现在时间过得比年轻时更快,但这种感觉应该来自于他们对多年前时间体验的回忆。当今天75岁的老人在他们25岁时,当时没有人询问他们感觉一年过的有多快,这就是说我们只能将今天的老年人与今天的年轻人对比。这可能意味着随着年龄增长,时间变快的感觉是因为他们总体上的生活节奏变化了,而不是他们个人对时间的感知出现变化。

答:宝宝买I健康少儿版+意外,医诊专家;妈妈买医诊专家和I健康50万保额或康健吉顺7万保额,养老同样,多存点钱过几年再买,现在买不合适。

现在商业地产空置率高、去库存难等问题已经开始显现,您认为这个热潮过后,商业地产还能收获什么?在商业地产领域投入大量资金和时间的房企应该怎么应对这种变化?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尚存的优势来创造新的红利。”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张茉楠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现在中国的传统产业处于一个新的缓冲期和转型期,处于新旧交替的“换挡期”,世界上很多国家同样如此,包括美国过去曾经依靠的IT和金融产业,现在也要谋求转型,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发展新的产业,实现经济的下一个较大增长。

本文关键字: 高科技    科技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