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养生与食疗>普吉>

普吉沉船调查

幸存者:从没有人讲过凤凰号上还有两个救生艇。当黄俊雄努力游向救生艇时,他看见,凤凰号的船员和船长已经在上面了。泰国当地时间7月5日下午5点45分左右,包括凤凰号在内,两艘载有中国游客的游船在泰国普吉岛附近海域,突遇特大暴风雨发生倾覆事故。截……

专题: 中国十大饮食瓷器 秋季养生煲汤食谱大全 普吉岛最好的沙滩 普吉岛哪个沙滩最好 

幸存者:从没有人讲过凤凰号上还有两个救生艇。

当黄俊雄努力游向救生艇时,他看见,凤凰号的船员和船长已经在上面了。

泰国当地时间7月5日下午5点45分左右,包括凤凰号在内,两艘载有中国游客的游船在泰国普吉岛附近海域,突遇特大暴风雨发生倾覆事故。截至11日,事故已造成47人死亡,其中46具遗体完成打捞,有3具遗体有待家属确认身份。

对于凤凰号的打捞工作仍在进行中

中泰“夫妻店”

凤凰号是伴随着泰国旅游业的巅峰诞生的。

从1988年至今,中国游客赴泰游人次不断刷新纪录,从初期每年上万人次,发展至2017年超过980万人次,为泰国带来超过5290亿泰铢的收入。

2013年至2015年,是赴泰中国游客增长最快的年头。 就在那两年,原本在国内做旅游的刘芯(化名)顺势挤进了普吉岛的“旅游圈”。那时,他认识了后来成为凤凰号泰国籍老板的陈雅婷,以及她的丈夫张文豪。

2015年,陈雅婷还是另外一家潜水公司的OP(订单处理员),张文豪则是那家公司的潜水教练。刘芯因为给客户订购该公司的潜水旅游项目,所以与二人结识。

对于他们而言,呈几何倍数增长的普吉岛游客带来了更大的商机。

起初,刘芯只是帮助中国旅行社和泰国船主牵线搭桥,从中赚取一些差价。但他发现,随着经济的发展,近年来中国游客对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个性定制旅游开始增多,而泰国船主的经营和服务能力满足不了中国游客对餐食、住宿及语言的要求。

刘芯在国内做旅游出身,有很多想法和经验。但他说,泰国为了保护本国旅游业发展,禁止外国人全资在当地开办旅行公司。

刘芯想到了一个办法:从有资质的泰国船主那里租用船只的使用权,经营的风险由刘芯自己承担,之后,他再把旅游产品卖给国内的携程、蚂蜂窝这类旅游平台。

现在,大部分针对中国游客的船主都会采取这种“中泰”合作的方式去经营。

当地一些潜水公司已经暂时关闭

刘芯说,陈雅婷和张文豪开的是“夫妻店”。2016年,前公司解散后,拥有泰国国籍的陈雅婷在8月注册了TC BLUE DREAM公司(以下简称TC公司),她和张文豪完成了从员工到管理者的改变。

2017年,张文豪和陈雅婷拥有了他们的第一艘船——凤凰号。2018年,刘芯的事业也蒸蒸日上,他和泰国本地的船家合作,已经掌管着六七条游船的游船服务和管理。

码头的“佼佼者”凤凰号

张文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凤凰号是一艘全新打造的船,外形好看,装修精美,船造了一年多才出厂。

泰国海事局官员Phuripat Theerkulpisut向媒体证实,这艘本地船厂打造的凤凰号通过了船只质量检查,取得了相关执照,并且是一艘只有10个月船龄的新船。

根据国内一些大型旅游网站的介绍,“凤凰”号游船长38米、宽8米,限载人数120人。但是据澎湃新闻报道,凤凰号的注册文件显示,这艘游船长29.13米,宽6.5米,高3.5米。

来自北欧的资深船厂厂长乔纳斯在普吉岛从事航海、造船已经26年。他说:“像凤凰号这样高度的多层结构游船,为了降低重心,提高稳定性,船的宽度应该更大一些。”

国内某旅游网站截图

凤凰号注册文件

凤凰号共4层,每层设置了不同的舱室和功能区。刘芯上船参观过,底舱是厨房,一层甲板是潜水装备区和餐厅,二层有一个封闭的“豪华”包间,里面铺有地板,设有空调和ktv,最多能装30人左右,三层则为露天甲板。

这样规模的船在查龙码头算是大的。在刘芯经营的船只中,小的只能载30人,多的也只能容纳60人,都没法和凤凰号相比。所以凤凰号一出厂,就是查龙码头的佼佼者,吸引了很多游客的关注。 主打潜水的凤凰号,很快树立起了自己的口碑。

王晴(化名)是一位潜水爱好者,同时是海洋环保组织的成员之一,环保组织在泰国珊瑚岛有保育工作和海洋环保合作。早在凤凰号下海之前,王晴就认识张文豪和一些潜水爱好者。 她说,张文豪为海洋环保工作提供了不少支持。

王晴在选择潜水船只的时候,会格外注意船只的新旧和设施好坏,大多数情况下都会选择资深朋友推荐的潜水游船。因为有不少潜水的朋友在朋友圈宣传过凤凰号,王晴很早就留意到它,“船的老板(张文豪)是潜水员,并且也是海洋保护者,跟他和他的潜水团队出海的话会比较信任。”

今年2月,王晴本来计划随凤凰号出海潜水,但因为有事儿错过了。

“零元团”与“自由行”

凤凰号沉没后,泰国官方曾表示,发生事故的游客为非法“零元团”,并且称凤凰号所属公司不顾警告执意出海。这让凤凰号上的幸存者黄俊雄感到荒谬,“我和朋友都是自由行,跟团费根本扯不上边啊!”

黄俊雄一行六人来自广东汕尾,他们把泰国作为出国旅游的第一站。与黄俊雄同行的有他的姐姐和同学,大家都是邻居发小,在曼谷旅游之后来到了普吉岛。

泰国的落地签十分方便。正常情况下,只要持有返程机票订单,一张照片,签证费,在普吉岛的机场只需十几分钟,就可以入境了。

下飞机后,一路上都能看到中文的指引路牌。在曼谷和普吉,大部分便利店都可以使用微信或者支付宝付款,服务员也多能用简单的中文交流。泰国算是一个可以“说走就走”的目的地,这也是很多中国人选择泰国作为出国旅行第一站的原因。

在著名景点曼谷的火车道市场,黄俊雄他们六个人沿铁道边坐下,周围就是花花绿绿的水果摊。黄俊雄让路人帮他们拍了张照片,谁都没有想到,这成了六个人的最后一张合影。

黄俊雄一行六人的最后一张合影(左一为黄俊雄)

7月4日,黄俊雄一行人从曼谷来到普吉岛,准备第二天出海。黄俊雄至今也不知道出海的行程是在哪个平台定的,一切都由他的同学在网上包办,他只知道,出海的价格每人大概三四百元。

张文豪曾对媒体说,自己家的产品部分会在淘宝上销售,另外的一些平台由妻子陈雅婷负责,他自己负责潜水的安排。

像张文豪和陈雅婷这样的船主是旅游产品的经营者,他们可以选择自己销售给游客,也可以承包给刘芯这样的中间商。刘芯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大批采购的旅游产品转给类似于淘宝、携程、蚂蜂窝这样的平台,平台适当的加价,最终卖给黄俊雄这样的游客。

刘芯说,所有的经营风险都由自己这样的中间商承担,他差不多能赚得15%到20%的利润,“大头,还是让船主赚去了。”

刘芯不知道凤凰号的经营管理是否也转包给第三方,但是无论转让与否,想要收回一艘新船的成本至少要用三四年的时间。

按照凤凰号的体量,每出海一次的油费大概要两三万泰铢,加上各种成本,按照凤凰号九十多人的载客数量,摊在每位游客身上的最低成本价至少要1000泰铢,合人民币200元左右。如此算来,黄俊雄所花的三四百元,算是在合理范围内。

黄俊雄一行六人,只有他一个人幸存

为了不淋坏地板,

让游客脱下救生衣

随着旅游人数的不断增加,泰国旅游的安全问题开始显现。

世界经济论坛(WEF)公布的2017旅游与竞争力报告显示,在参加排名的136个旅游地中,泰国被列为安全和安保第118位。

在灾难发生之后,关于7月5日当地的天气预报以及出海管制问题,一直是各方争议的焦点。

刘芯告诉记者,在实际操作中,游船能不能出海要看气象部门是否有明确的禁行通知,如果气象部门预测到不利于航行的风浪、暴雨,会下发明确的预警,禁止航行。

码头旗是刘芯确定是否出航的另外一个参照。在当地的查龙码头,绿色旗子代表天气稳定、可以出海,红色旗子则代表海面风浪较大,需谨慎出航。

在记者实地走访中,7月5日到底挂了红旗还是绿旗,说法各种各样。

在查龙码头,一位身穿白色制服的安保人员称,5日早晨,自己曾在码头值班,挂的是红旗。来自自由号游船的女厨师则说,自己看到的是绿旗。随后记者再次向白色制服保安核实,他不肯回答。在码头海岸厅办公室里,工作人员也不肯提供当天的记录。

对7月5日当天早晨的情况,张文豪和刘芯都称没有收到过天气预警,码头挂出的是绿旗。自由号船员和船长也证实,查龙码头悬挂的是绿旗。

刘芯记得,那天码头有太阳,自己承包的7艘游船和凤凰号一样,都选择了出海。据估算,7月5日当天,大约有80艘游船从查龙码头出港。

关于7月5日的天气,黄俊雄的记忆和刘芯有些偏差。他记得那天早晨零星下过雨,不过在码头看不到多大的风浪,他们按计划登上了凤凰号。船员给游客发了救生衣,并且现场教大家救生衣的使用方法,但是从没有人讲过,在凤凰号上还有两个救生艇。

黄俊雄说,凤凰号的船舱很干净,船舱和包厢地面是木质的。为了保证舱内地板不被水淋坏,船员建议游客在进入船舱时把救生衣脱下来放到舱门门口。因为自己容易晕船,所以黄俊雄站在了甲板上。

这次六人行很难得,同行的姐姐已经成家生娃,拜把子的哥哥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二十天多天前,几个人就开始计划这次旅行。在遇到风浪之前,六个人对这次泰国之旅都很满意,相约回国后还要一起去云南、西藏。

凤凰号沉船

泰国时间7月5日下午4点,刘芯收到了气象部门的预警通知。通知上说,由于有风暴经过安达曼海,普吉岛等地区海域会受到影响,届时会出现2至3米的海浪,下雨的地区海浪可能大于3米,建议小型游船不要出航。

刘芯马上联系自己的7艘游船,其中3艘已经开出皇帝岛有一段距离,准备迎着风浪往码头赶。另外4艘刚刚离港,准备返回皇帝岛等待。此时,黄俊雄乘坐的凤凰号,也已经在返回的途中。

船长和船员先上了救生艇

黄俊雄记得,从皇帝岛返航之前,船上的工作人员曾提醒,回程的时候浪会有些大,让大家做好心里准备。

临行前,黄俊雄抬头看见天空像是被分为黑白两半,皇帝岛上空很亮,海面上却是黑森森的。事后回想,黄俊雄认为,船员既然知道会有风浪,就应该在皇帝岛等待返航。

来不及后悔,凤凰号在行驶至一半的时候,大风浪开始肆虐。黄俊雄是为数不多的站在甲板上的人,赤裸的上身开始被风吹的很冷,他回到舱内取了毛巾裹住身体,又回到一层甲板上。

在甲板上,黄俊雄看到了一些舱内游客看不到的情景。一位船员从底舱跑上来,手指膝盖跟船长说着什么,黄俊雄从船员慌张的表情里猜测,船员的意思应该是“水已经过了膝盖”。

不久之后,凤凰号开始向一侧倾斜,他跟着所有的船员往倾斜的反方向跑,船员在试图用体重压住倾倒的凤凰号。黄俊雄死死拽住栏杆,这时候他听见有船员呼唤大家往舱外跑。闻声而出的游客被惯性带着往倾斜的方向倒去,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凤凰号倾斜的速度。

与此同时,浪打上来,舱内逃出的游客又被水冲了回去。其中,很多人没来得及穿上救生衣。黄俊雄认为,船员通知游客出舱的时候,已经晚了。

查龙码头的船舶交通管理系统就设置在码头的海岸厅。在这个系统里,可以监控到所有从港口出发的船只,如果发现问题,最快的求救方式,是船长通过船上的对讲设备联系码头。

据在该系统值班的工作人员表示,7月5号那天,管理系统中心没有接到凤凰号的任何呼救。可能由于风浪过大信号不好,凤凰号的位置一度从定位系统中消失。

刘芯每五分钟就和自己租的船只沟通一次,有一艘船隐约看到了倾覆的凤凰号,“从翻船到沉船,也就五分钟。”由于海面上情况复杂,刘芯的船员还是决定先把游客先送上岸再返回去救援。

黄俊雄感觉凤凰号倾覆的速度要更快一些。从他抓住栏杆爬到船体中间,再到跳海逃生,感觉只是一分钟的事情。船舱的玻璃不知道是被敲碎还是被浪打碎,黄俊雄脸上、腿上、脚上,到处都玻璃划伤。直到掉进海里,他才看到有两艘救生艇。

按照泰国的规定的,乘客量大于30人以上的游船都要配备救生艇,刘芯记得,凤凰号那么大的船,配备标准是最少两艘救生艇。

泰方事后核实,凤凰号当日载客89人,船员和导游12人,总计101人。凤凰号上配备了两艘救生艇。查龙码头另一艘游船的船长表示,他船上的救生艇和凤凰号是同一款式,上面的标注为可容纳25人。

凤凰号同款救生艇,可容纳25人

当黄俊雄努力往救生艇游时,他看到船员和船长已经在上面了。“为什么他们都成功逃脱了?”,黄俊雄认为,船员和船长在整个过程的处理存在问题。

刘芯认为,天气突变无疑是造成游船倾覆的主要原因,但“毕竟那么多艘船只有它翻了”,不排除船只质量、船长失误和船员失职的可能性。

凤凰号沉没之后,查龙码头安静了不少。气象部门发布预警,建议12号之前尽量不要出港,大部分写有中文的潜水公司大门紧闭,门口贴着“close”的标识。刘芯忙着调整7艘船的订单,他可能要损失不少收入。

黄俊雄获救后,被安置在了当地医院。所在楼层露台垃圾桶里的烟头,多半是他抽的,除了他以外,五位同行的伙伴,无一生还。

前一晚,黄俊雄又梦到了姐姐、哥哥,以及同行的其他几人。他们开车出去玩,黄俊雄停车的功夫,其他人都不见了。

“头七”那天,黄俊雄来到码头祭奠遇难者

7月11日,凤凰号倾覆的第七天,黄俊雄身上的伤口没有愈合,玻璃刺穿的脚趾还穿不上鞋袜,他执意坐着轮椅来到码头的祭奠现场。

面对着此时已经风平浪静的大海,黄俊雄光着脚、跪了下来。

(文中刘芯 王晴为化名)

本文关键字: 普吉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