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休闲娱乐>颜值>

侃一侃网络热词“颜值”

(原标题:侃一侃网络热词“颜值”) 王纪人古有仓颉造字,今有网民自创新词。不客气地说,有的词造得很烂,有辱斯文;有的无厘头地生造,文理不通;有的只是为了博人眼球,赢得朋友圈里的一笑,倒也无伤大雅。但这些新发明终归是要被时间清空的,皆如过眼……

专题: 高颜值的一家三口 激萌的颜值测试在哪 好美丽 泛娱乐生态圈 

(原标题:侃一侃网络热词“颜值”)

王纪人

古有仓颉造字,今有网民自创新词。不客气地说,有的词造得很烂,有辱斯文;有的无厘头地生造,文理不通;有的只是为了博人眼球,赢得朋友圈里的一笑,倒也无伤大雅。但这些新发明终归是要被时间清空的,皆如过眼云烟。有的似乎也没有留存下来的价值,偏偏时常出没于口耳之间,并登堂入室,大有充盈我中华泱泱词库的架势。

今试举一例,乃“颜值”一词是也。此词也不知起于何时,但近年来使用频率特高。原因有三:一、人人都有一张脸;二、中国人一向爱颜面,有时候弄得太过分,反倒颜面扫地;三、这年头又到了看脸的时代。小孩子长得漂亮,人见人爱,家长带出去特觉风光,幼儿园老师也格外待见。长大了考个艺校什么的,有形无形之中便加了分。这就叫颜值,直接体现在分数上了,几乎是可以量化的。

“汉皇重色思倾国”,这年头人们确实更看重外表了,也即“重色”。外表包括脸蛋身材和相应的零部件。其中所谓颜值,仅指脸部20厘米以内方寸之地的美丽指数,却是最被看重的。虽然这也有生物学和历史上的依据,可谓古今皆然,但确实于今为烈。窃以为这与社交网络服务网站的兴起有很大的关系。

在没有网的时代,虽然天生丽质,但养在深闺人未识,除非皇帝选美。在有网的时代谁怕谁啊?自媒体上传即可,不费吹灰之力。既然有交友功能,网民自然强化了对自己和他人脸蛋的关注度。我们看到的以45度俯拍出来的锥子脸,就是这样风靡起来的。消费时代娱乐业的发达,对美丽指数的要求自然也水涨船高,尤其在遴选从业人员时,往往成为首选的条件。在这个行业里,美貌通常与入选率、角色安排从而与经济效益挂钩,即使技艺一般。更令我吃惊的是,美貌竟与书的畅销有关。

几天前一位记者来电告知,说一些颜值颇高的青年作者在书展上的人气超过一些知名作家,在他们签名售书的摊位前往往排起了见首不见尾的长龙。可见到处有“颜值经济”和“颜值控”,真是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不仅社交圈、娱乐业盛行,连出版社也充分运作起“颜值营销术”来了。

一个新词的产生往往与时代的新内容新趋向有关,在这个意义上,“颜值”倒是应运而生,并非全是杜撰。但这个新词也不无偏颇,因为准确地说,容貌是难以标准化因而也不可能用数值来衡量和表示的。且看为了“颜值”提升,不惜以重金去整容的,最终都千人一面,如出一个娘胎。古人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今人已少言孝,但从头到脚伤筋动骨地装修一新,也许颜值一时飙升乃至爆表了,但其未来的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光脸蛋长得好,其实是不长久的,因为总有人老珠黄的一天。所以有些新潮的话,倒也不无道理,例如“不拼颜值拼气质”。貌美还有待气质佳,气质比貌美更重要。这一点古人也早就总结了:“腹有诗书气自华”。男生的书卷气,女生的知性美,其实是比脸蛋更要紧的。

(转自《新民晚报》)

(原标题:侃一侃网络热词“颜值”)

光脸蛋长得好,其实是不长久的,因为总有人老珠黄的一天。所以有些新潮的话,倒也不无道理,例如“不拼颜值拼气质”。貌美还有待气质佳,气质比貌美更重要。这一点古人也早就总结了:“腹有诗书气自华”。男生的书卷气,女生的知性美,其实是比脸蛋更要紧的。

有好事者给于正拍摄的《神雕侠侣》做了一个颜值排行,陈妍希版的小龙女颜值不如雕兄,排名垫底。“跑男”来武大那次,主办方举办辩论赛,主持人直接“判决”由邓超和angelababy领衔的跑男组胜出,因为颜值爆表了。据说东京某开发者还开发了一款颜值计算器,通过自拍的照片来计算照片主人的颜值,给照片相貌打分,并根据所打的分数自动搜索附近颜值相近的人。

(原标题:侃一侃网络热词“颜值”)“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自然赐予的好风光便是中海·黎香湖难以复制的最好装饰物,第一颜值大盘实至名归。

几天前一位记者来电告知,说一些颜值颇高的青年作者在书展上的人气超过一些知名作家,在他们签名售书的摊位前往往排起了见首不见尾的长龙。可见到处有“颜值经济”和“颜值控”,真是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不仅社交圈、娱乐业盛行,连出版社也充分运作起“颜值营销术”来了。

本文关键字: 颜值    网络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