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教育>工作>

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去捡垃圾 校长大赞其有勇气

   对于很多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而言,找工作是最头疼的事,因为刚毕业没什么工作经验,也没太大的能力,工作很难找。就算进入到了公司,也会各种不适应。有些人受不了会选择颓废,但有些人却会积极面对,比如下面这位小伙子。   25岁的张永没有想到……

专题: 每年多少大学生找不到 医院财务处工作总结 院务公开工作总结 创新工作思路 

   对于很多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而言,找工作是最头疼的事,因为刚毕业没什么工作经验,也没太大的能力,工作很难找。就算进入到了公司,也会各种不适应。有些人受不了会选择颓废,但有些人却会积极面对,比如下面这位小伙子。

   25岁的张永没有想到,骑行去越南时跟同学的一句玩笑话,成了他现在的生活状态。

   虎潇湘晨报报道,今年4月,张永辞了职,和高中同学从南宁出发,骑单车去越南玩,“那时,在国道上看到很多易拉罐,就开玩笑说以后可以来这边捡。”

   回来后,因为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张永便想起了这句玩笑话。于是,从湘潭买了张火车票,到了广西全州,开始了和易拉罐打交道的日子。

   去年,张永从湖南工程学院材料专业毕业。“(做多久)看心情吧。”说到梦想时,张永有点不好意思,“希望以后能自己创业,做跟英语有关的事。”

   缘由:一句玩笑话成真了

   张永是安徽人,去年从湖南工程学院毕业。之后,去了深圳一家公司做旅游销售。

   “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我喜欢旅游,所以一开始觉得这份工作挺不错的,但后来发现实际和想象不一样。”他说。

   每天重复的工作,加上在公司上班并不自由,让张永感受到了现实的骨感。

   于是,今年4月他辞了职。

   之后,张永约了一个高中同学骑行去越南,“从南宁,一直到了越南胡志明市,想出去看看。”他说,在途经国道时,看到路边有很多易拉罐,当时还跟同学开玩笑说“以后可以一起来捡,兴许还能发一笔财呢”。

   骑行回来,张永回到湘潭,开始继续找工作。但并不顺利,“在几个招聘网站上投简历,不是没有回应,就是去面试了但感觉别人明显不想要你。”他说,当时觉得很迷茫。

   这时,他用手机上网浏览新闻时,看到回收垃圾价格还可以,便想起了那些易拉罐。

   于是,他买了一张火车票,来到了广西全州。

   吃苦:最多一天捡1000多个易拉罐

   半个月前,张永到了全州,开始了他的新生活。

   他在当地租了一辆三轮摩托车,每天40块钱的租金,油费自理,他自娱自乐地称这是他的“宽敞房车”。

   张永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路边的易拉罐。每天早晨6点40分起床,吃过早饭后,开始一路向南。上午,一般是捡到11点左右,中午休息一会儿,再继续。

   考虑到效率,张永是不走回头路的,“把车停下来,两边都可以捡。”他说,每天他都是捡到哪里就找个地方住下,“我属于流动型的。”电话里,他笑着说。

   收获最多时,一天能捡1000多个易拉罐,最少也有八九百个。

   易拉罐积攒到一定量,他就等着废品回收公司来收,“一个能卖两毛,如果量多,出的价格就会高一些,可以讲到两毛二。”他说,最多时一天有两百多收入。

   张永说,易拉罐大多都是“红牛”饮料,“百分之七八十吧,因为是国道,司机开车喝它提神。”

   关于未来 心中有个创业梦

   说起捡易拉罐的事,张永总是很健谈。像他QQ空间里自嗨摆拍的照片一样,这个状态他还挺享受的。

   “每天在这里一边捡垃圾,一边欣赏风景,挺惬意的。”他说,空闲时他就拿手机看看新闻,或者找个能蹭到无线网络的地方看看视频。

   比起之前的工作经历,张永说“至少会自由一点”。

   上学期间,张永在工厂里实习过,“每天12个小时,白班夜班倒,很枯燥。”他说,之后去深圳工作,每天跑销售也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之后,换工作也并不顺利。

   张永说,好在自己有自娱自乐精神。但说起家人,他说“有点心虚”。

   虽然跟家里还是保持着一个星期一个电话,但张永并没告诉家人自己在做什么,QQ和微信也把他们屏蔽了。

   “不想他们担心,家人以为我还在深圳做销售。”他说,如果家人知道肯定会反对,“还是觉得不体面吧。”

    谈到理想中的工作,张永说,“想要自由发挥的空间大些,而不是被安排来安排去”。

   他说,对于未来,他的要求并不高,有一套房,收入够用,但也有个创业梦,“现在不都在说共享经济吗,我想做点跟英语有关的事情。”

   老师评价 院长赞他有勇气

   5月21日,班主任罗老师得知张永目前的状态时,“有些意外”。

   他说,对张永的印象不是很深,“性格比较低调,不张扬,跟同学相处也比较融洽。”

   罗老师介绍,当时就读湖南工程学院时,张永的成绩属于中等,“比较特立独行,有个性。”

   “确实没有想到,但至少他是在自食其力。不过,还是要想别的办法,毕竟这个事不是长久之计。”罗老师说。

   湖南工程学院机械工程学院院长魏克湘得知后表示,对于现在的大学生就业,学校一直坚持先就业再择业。“现在有一个误区,很多家长都喜欢把孩子往高大上的工作上推,但社会需要的是多种多样的人才。”他说。

   “大学生就业应该结合自己的爱好、特长。”魏克湘说,大学最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品德,其次是能力,再就是专业知识。

   说到张永捡易拉罐的事,魏克湘评价他“有勇气,能自食其力”

   “每个人都需要经历一些磨炼,我相信他会有一个好的前景,因为他懂得不依靠父母,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从这个起点开始,再向更高的层次发展。”他说。

    魏克湘说,希望张永积累到一定经验之后,结合自己的爱好和专业去选择一份满意的工作,有更大的发展。

“一个好的大学校长不该跟学者划等号,也不该跟全能划等号,更该扮演的角色恰恰是现在很多人忽略的教育家!”郑强直言,现在的一些高校校长只跟学生讲利益得失,不讲真理,这样的学生不会具有社会责任感。

在全民体育气氛浓厚的美国,像芝加哥大学这样专注学术、不重视体育的高等院校并不多,中间颇有一些历史原因。早前,芝加哥大学曾有过一名女校长,主管期间最引人注目的是这样一个决定——原地解散学校橄榄球队,一时间全美哗然。由此可见,当时这位女校长有多么不喜欢体育。在这样的背景下,这所学校对体育的漠视可谓由来已久。

学习这么多课程,大学生活会非常忙碌和充实。有同学表示,学生物科学抗压能力和记忆力一定要足够强大,一学期至少十门课,参加期末考试像是体验了一次高考。一些大学把期末考试玩出了花,有要求学生用细菌在培养皿上作画的,还有构建动物骨架模型的。

此外,各校根据自身师资实力、科研方向,开设了一些特色课程。清华大学有一门课程叫做重大疾病的分子机制,纯英文教学。复旦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开设了人类进化、生命进化论、营养与健康等特色课程。

比如说,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的生物科学专业在生物科学理论课程的基础上,配套开设了相应的工具性课程:与微生物学结合的实验课程,与计算机交叉的生物信息学,与统计学交叉的生物统计学……

1992年初,张卫平下定决心,正式辞去芝加哥大学财务处的全职工作。他提前学会了开车,专门考取了驾照,买了一辆二手汽车,开着车横跨大半个美国,来到西海岸的大都会洛杉矶。

本文关键字: 工作    垃圾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